文化

为自己读而不为社会读:哈罗德·布鲁姆眼中的孤独读书人

他邀请读者寻找真正贴近自己的东西、可以被用来掂量和思考的东西。

奥利芙·基特里奇的回归

《又见奥丽芙》中的每一个音节都摄人心魄,甚至可以说比前作更优秀。

美国文学批评家哈罗德·布鲁姆逝世,享年89岁

“管它是什么,我都反对,”布鲁姆的信条正是美国喜剧演员格鲁乔的这句庄严警告,他为我们留下了美妙的作品,也始终伴着严厉的批评。

萨沙·斯坦尼西奇获2019年德国图书奖,致辞批判诺奖得主汉德克

他的获奖作品长篇小说《来源》在翻译当中,两部早期作品《士兵如何修理留声机》及《我们与祖先交谈的夜晚》已有中文版。

加载更多
回看美苏同盟时刻:对话哈佛历史学家沙希利·浦洛基

哈佛大学历史学家沙希利·浦洛基为我们讲述了1944年美苏联合行动的故事,以及他对“愤怒一代”的看法。

行走在中国的高原上:俄罗斯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的中国行记

他是深入罗布泊的首位欧洲人,他对罗布泊位置的看法引发了世纪争论,作为其景仰者和论敌的斯文·赫定为了反驳他的观点,顺着他的足迹,意外发现了在大漠中隐匿了千年的楼兰...

帝国心态:俄国革命在中亚的遗产

1917年俄国革命后,布尔什维克党从罗曼诺夫王朝手上夺下庞大的帝国,其影响甚至远达彼得格勒数千英里以外。直到今天,一个世纪以前发生的事件仍对中亚各国有着深远影响...

天灾之后:日本人的坚忍克制如何阉割了现代政治?

《泰晤士报》亚洲主编兼东京分社社长理查德·劳埃德·帕里观察认为,“对政府期望如此低有一定好处,有助于受灾民众走出困境,刺激其自力更生??墒堑推谕祷崴鸷γ裰髦贫?..

时装模特、审美劳动和超经济逻辑

阿什利·米尔斯的著作,深入解析时装模特行业的方方面面,探究时尚潮流背后的社会学意义。

圣物和名人纪念品使天堂触手可及

几千年以来,对圣地、圣物、以及圣人的喜爱一直都位于宗教和精神信仰的核心地位。